污版茄子短视频app下载

第二天,阔别学院多日的林阳终于归来,走进三班的修炼厅,却与以往大不相同,多了好些自信,毕竟短短的十余天,他从炼体六级晋升到灵涌巅峰境界,有了翻天覆地

的变化。

看到林阳再次出现,众多学员很是意外,还以为这家伙出事了,可能非死即伤,没想到又回来了。更有一位白净面皮的青年恨得咬牙切齿,赫然是曾经与林阳抢女人的钱公子,名叫钱硕,上次被林阳给揍了,还被小蜥咬掉一块肉,在家休养了好多天,如今来到学院,

意外的遇到凶手,眼里涌现凶光,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。

觉察到不对劲,林阳扭头看去,也发现这家活了,不由得一愣,没想到钱公子还是同班学员,如今再次碰面,可谓冤家路窄。

只不过今非昔比,林阳级别大幅度提升,更是无所谓,心里打定主意,你若再敢挑衅,老子会更加残暴的收拾你。

还有别的学员对林阳恨之入骨,就是柯力等人,一个个的伤势未愈,神情委顿,却不敢在脸上显露出来,毕竟对方太狠了,让他们心有余悸。过不多时,导师孙泰走进来,阴沉的目光在众多学员身上掠过,停留在林阳这里,怒道:“你怎么回事,无故不来,已经好多天了,本身就是实力低微,如今耽误了修炼,

年度考核肯定会拖大伙的后腿,简直不像话。”

林阳就当这家伙放屁了,淡然道:“导师息怒,请您放心好了,学生一直都在苦修不怠,绝对不会再垫底了。否则,我会主动退学,免得影响大家。”

孙泰为之一怔,这才发现林阳实力有了显著提升,好像已经是灵涌以上了,让他惊诧不已,怎么可能呢?老家伙眉头紧皱,冷哼道:“那就一言为定,假如你在本次考核当中,排名在后十位之内,本导师机会勒令你退学。后天就是院大比武的日子,正好今天人员齐了,本班

先进行考核,选出十位最具战斗力的学员,与各班级学员同场竞技,争取获得好成绩,哪怕不能获得团体第一,也绝对不能排在最后。”

年度考核终于开始,好些学员脸上显露兴奋之色,跃跃欲试,也有修为较差的学员暗自发狠,必须竭尽力,以免获得倒数名次,被导师看不上,回到家里也没法交代。

茶花树下的少女气质如妖

孙泰看着林阳就很不顺眼,觉得这小子从入学的那天起就显露出刺头本质,透出骨子里的嚣张,沉声道:“那就由新学员林阳开始吧,你到台上来,接受别人的挑战。”

众多学员扭头看过来,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,一些人心里打定主意,定要趁此机会狠揍对方,让这小子老实点,真是有点太猖狂了。对于导师的阴险行径,林阳心中了然,却觉得没什么,只有战斗能让人尽快成长,更加迅速地提升修为,以后很好地保护自己,实践出真知,机会难得,他绝对不会抱怨

“遵命!”

很是恭敬的回应一声,林阳来到了台上,身躯挺拔傲然而立,犹如青松劲柏,脸上并无任何惧意。

孙泰沉声道:“本次考核公正公开,不许动用武器,不许放出兽宠辅助攻击,学员以真实功力较量,至于受伤与否,后果自负,谁来第一个挑战?”

偏有不知死的鬼,下面的钱硕当即喊道:“我来!”

这厮已经想好了,必须趁此机会报仇雪恨,上次之所以挨揍,都是因为林阳放出了神秘兽宠,让他猝不及防吃了大亏,否则凭真本事,他能打死对方。

既然导师已经说了,不允许动用兽宠,那还怕毛啊!

周围传出掌声,有人大声喊道:“钱少威武,一鼓作气把这小子打趴下。”

“揍得他满地找牙,千万不能手软……”

林阳阴冷的眼神瞄过来,记住了这两个家伙,假如待会能够交手,他会让别人知道,什么叫做祸从口出。

众人的怂恿更让钱硕信心百倍,快步来到近前,纵身跃到台上,恶狠狠的道:“让我来领教你的高招,若是下手重了,对你造成伤害,千万别抱怨……”

“不必客气,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,在下奉陪到底。”林阳不卑不亢的回应,心里暗骂,狗杂碎死性不改,还敢自讨苦吃,本公子就成你,让你当众出丑。

钱硕也是同样的心思,一心想要废了对方,陡然发动,如同发狂的猛兽扑过去,忍不住骂了句,“王八蛋,去死吧。”

众人都是一愣,感觉钱少与林阳之间有着深仇大恨似的,恨不得吃了对方,估计有好戏看了。

毕竟他们都知道,林阳为炼体六级实力,为三班最差的一个,而钱硕为炼体九级,属于中等水平,彼此相差三级,收拾对方还不跟玩似的。

只见钱硕使出浑身解数,拳风凌厉,径直砸向林阳面门,有种将其砸成满脸花的气势。

然而今非昔比,林阳的表现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,头部飞快闪躲,进而发起反击,速度更快,力道更加强劲,击在钱硕肩膀上,造成骨裂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钱硕失声惨叫,疼的脸色苍白,一个趔趄向后退去。

“你给老子下去吧!”

随着林阳厉声呵斥,身形飞起来,又是重重一脚踹在钱硕胸口上,令其肋骨有三根断裂,口吐鲜血,一下子摔落在台下,嚎叫不止,“啊……”

修炼厅内,众人都惊呆了,瞪圆了眼睛简直难以置信,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差了。

按理说,钱硕的功力还算可以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却被一个新来的插班生揍得如此之惨,而且不过两三招而已,怎么回事?

眼瞅着钱硕伤势严重,孙泰气急败坏的看向林阳,满脸黑线的训斥道:“你怎么回事,下这么重的手,简直混蛋透顶?”即便他作为导师,却一再的百般刁难,让林阳心生反感,淡然道:“不好意思,我实力太差,难以控制力道,做不到收放自如,而且听到别人辱骂就会发脾气,就会失控伤

及对手,但是拳脚不长眼睛,在所难免。”

众多学员愈发惊愕,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,就连导师都敢怼,太猖狂了!

孙泰勃然大怒,肺都要气炸了,厉声道:“那好,你等着吧。大伙听好了,接下来的考核更加残酷,必须竭尽力击倒对手才行,不得有误,明白了没有。”

众多学员秒懂导师的意思,要给林阳点颜色瞧瞧,正中他们下怀,颇有气势的喊道:“明白!”

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修炼厅内,仿佛要把台上的林阳吞噬了,显而易见,这小子引起众怒,包括导师在内都想看他倒霉,注定没有好下场。

若是换了别人,定会噤若寒蝉,吓得面无人色,无论你有多大的能耐,敢以一己之力对抗数十位学员,岂不是相当于找死。

然而,林阳脸上没有丝毫惧色,眼神却更加坚毅,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,没有退路可言。

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,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!既然如此,他索性显露出极为狂妄的一面,用手向着台下刚才出言咒骂的两个家伙指了下,沉声道:“就从你们俩开始吧,之前不是骂的挺起劲吗,那就一块上吧,看本公

子怎么收拾你们。”

众目睽睽之下,遭受新学员的如此挑衅,田林和阮大强无比愤怒,脸都绿了,彼此对视一眼,同时点了下头,快步向前跑去,进而跃到台上。

年度考核最为奇葩的一幕出现了,三位学员同时现身台上,互相仇视。林阳口出狂言,要以一敌二,让众人面面相觑,心里想着,这小子确实飞扬跋扈,无比嚣张。